民科、引力波和乌合之众的羞辱仪式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知识百科

这几天有个事,大家可能知道了。
爱因斯坦当年预言的引力波被观测到了。
于是被人翻出,当年某节目,某位民科下岗工人,在节目里扯了几句引力波,遭嘲弄。企图反转,认定当时诸位吐槽他的权威是错的。
这点事,其实一望即知。那位民科先生说的,着实不算靠谱,只是搭到了引力波三个字。
倒是这种舆论反转,我觉得,很有趣。
世上有一个缺乏同理心、不太理性的群体,我姑且叫这群人乌合之众吧。
他们有种爱好。我自己瞎起个名字,叫它羞辱仪式。
许多个体,喜欢融入在乌合之众里,去羞辱某个公众之敌。
这样,一来可以满足自己的优越感,二来很安全。甚至可能提高自己在群体中的地位。
比如,大家都在骂什么时,如果我骂得格外带花,还能搏得大家喝彩呢——三国的陈琳,近代的郭沫若,都为领导骂过人,得了不少好处。
这是题外话。
因为知道乌合之众喜爱羞辱仪式,世上才会存在一些格外出丑卖乖、自我作践的搞笑节目。
但这么做已经不过瘾了,因为时间一长,大家都知道,这种节目是假的。
如果有个真的小丑可以拿来笑笑,多好啊!
于是有了这么个节目。请一个民科来,当众羞辱,让大家嘲笑嘲笑。这种时候,看似愚蠢的民科就成了公众之敌,观众可以安全地嘲笑他们,也获得了快感。节目组很阴险。
这事过去了。
几年之后,闹了个大新闻。
于是就有人张冠李戴,说当初那个民科的发现,其实是正确的——这是欺负乌合之众没有科学素养——然后拿来说事。
乌合之众很容易被煽动。如上所述,他们既没有同理心,也不太理性。他们只是想再次经历羞辱仪式的快感。于是,他们就再次加入了。
当初围观羞辱所谓民科的乌合之众,是自命比民科聪明,高高在上俯视的。
后来羞辱所谓权威的乌合之众,是自觉“权威都是草包,真智慧在民间”的。
现在各类标题,都强调那位民科先生是位下岗工人,其实也是在强化这种“草根对抗权威”的感觉。引发乌合之众的同理心。仿佛这位民科先生正确了,能够大涨下岗工人气势,让权威们无地自容似的。
就像“张佳玮发表了XXX对抗权威”,不如“无业游民张佳玮发表了XXX对抗权威”,听上去更有草根气,一个道理。
就像当初,乌合之众一起大张旗鼓,羞辱某几位出丑卖乖的姐姐。嘲笑她们如何不自知,如何卖丑。
后来,那几位疑似想洗白了,立刻有乌合之众支持姐姐们,反过来嘲弄当初嘲弄她们的群体。还认为先前是真性情,是励志梦想之类。
类似的反转,不胜枚举。
乌合之众的心理需求是:他们需要各类羞辱仪式,来获得优越感。
“你比我低,我看不起你,看到羞辱你,很开心。
你比我高,我要证明你其实是个草包,看到羞辱你,我也很开心。
可以混在人群里,安全地嘲笑你,我特别开心。
至于引力波具体是怎么回事,科学到底是什么,我根本不在乎。跟着大部队说,总是很安全的。”
当然,只是拿这个做点事节目、写几个网络新闻,已经算是温和了。
许多聪明人,懂得顺应甚至利用这种潮流,为自己谋利益。最聪明的人,懂得煽动这批人,去暴力推翻一些既得利益者。
但那是题外话了,不好多说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